《尼尔!尼尔!橘子皮》

发布时间:2017年7月5日  阅读次数:1060  

A.S.尼尔,是旷世天才还是狂想者?是一位带领人类走向更美好教育的不朽人物,还是一个现世的盗火者


尼尔生于1883年,他亲历了一个毫无快乐可言的教育体系:少年时被束缚于课桌,被迫学习成年人认为有益的一切;他顺遂内心的感受与指引,不忘初衷,在岁月长河积聚的各种资源的鼓舞下,潜心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教育体系。如今,这套别具一格的教育体系,已经在他那所位于沙福郡乡村的学校里被实践了将近百年。


夏山学校成立于1921年,至今仍走在时代前沿;尼尔自夏山开门第一天起就废除了对学生的体罚。所有的孩子都拥有选择进教室听课或去户外玩耍的自由;校内许多规则交由学校例会裁定,全校学生都享有列席投票权。毫无疑问,夏山学校开创了全世界范围内少儿民主自治的先河。


夏山学校创始人A.S.尼尔个人传记
自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西班牙、日本、葡萄牙、芬兰等多国出版后
首次登陆中国
独家收录尼尔和夏山学校珍贵照片
走进教育思想家的精神世界





“尼尔!尼尔!橘子皮!”这个书名原本是我用来刺激那些“冥顽不化”的教师的,但是也将被世界各地的学生所了解,尤其是那些被严格管教的、从未有机会听说夏山学校的孩子们。
为什么我会收到成百上千封孩子们写的信?不是因为我有一双迷人的眼睛——不,不是那样,只是因为夏山学校的理念触动了他们的内心,贴合了他们对自由的渴望,回应了他们对来自家庭和学校的权威的憎恨,实现了他们与长者互动的愿望。在夏山,不存在所谓的代际鸿沟,倘若存在,我在日常例会上的提议就不会出现半数被否决的情况,一名十二岁的女生也不可能当面对老师说“你的课讲得真无聊”。我必须补充说明,自由是相互的。因此,我们的老师也可以对孩子说“你真是一个讨厌鬼”。
我可不想被世人追忆成一位伟大的教育家,实不敢当。倘若能够被后人记起,我希望是缘于我曾努力突破年轻人与长者之间的鸿沟,是因为我曾努力劝说教师诚实地面对自己,丢弃那些代代相传的使他们孤立于学生的盔甲。在人们的追忆里,我愿意是一个坚信憎恨毫无疗效的普通人,一个始终站在孩子们一边的普通人——借用荷马·莱恩的表述——这是出产快乐教学和未来幸福人生的唯一正确方式。既然可以被夏山的小学生哄叫成“尼尔!尼尔!橘子皮!”,那么,我也乐意被世界上所有的孩子如此称呼——这就是我,一个信任孩子的人,一个信奉淳朴善意和脉脉温情的人,一个在权威中只看到控制或多数时候看到憎恨的人。
很快,我将撒手这纷扰的人世,衷心希望后来者能够回顾我所在的时代的教育,反思这种教育包含的残暴做法及其对个体潜能的破坏、对正规学习的愚蠢关注。我希望,后来者可以应对所有令人悲观的事,诸如战争、宗教镇压和犯罪。那些叫嚣着对罪犯施以绞刑的人,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在用阿斯匹林应对阑尾炎吗?而社会何时才会意识到:正是压抑的体制在源源不断地产生着街头流离失所的穷人、世人的无情和功利型社会,正是压抑的体制造就了铤而走险的罪犯和歇斯底里的神经症患者。
我必须承认,有时,当我思索着年轻一代所面临的挑战时,我心怀乐观;可是一转眼,当我看到满是抢劫、谋杀、战争和种族主义的报道,我又变得深陷悲观。我想,这种矛盾的心情一定是我们共同的体会。
 
“橘子皮”尼尔 
          1972年于夏山